Physical Properties of Galaxies from z=2−4 略读

我写的那部分主要集中在SF和丰度。也是我最近关注的. 整个文章的方式是在摘抄别人文章个人认为值得关注的点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个人学习过程的不成熟想法。所以不能反映所阅读文章的全貌,仅仅反映了个人品味。现在天文理科人所有的稿子都很正式。撰写这样的稿子目的可能在把自己的阅读传递给比较广的读者,而不是为了学术讨论和自己的知识积累。所以我是看看这种比较随意的但是更有可讨论空间的随笔是否可以被考虑。我把它放到了经验之谈和研究综述。强烈欢迎板砖。

(by Song Huang: 本篇稿件和Astroleaks上前面的大多数稿件比较有些不同,我们尊重作者原文,除排版外未作修改;关于笔记和小综述的形式,我们是欢迎尝试的,但我个人觉本文有两个主要的问题,第一,相比于一篇ARA&A的综述文章,我个人意见是这样的总结可能有些简略了,Alice Shapley的这篇综述中有三个主要的亮点在总结中都没有很好的涵盖(我和这边做高红移星系的人讨论后的意见),1. 关于中高红移星系的选择方法;2. 关于高红移星系星族研究中的方法和问题 (这部分请进一步参考 Claudia Maraston 近期的文章);3. 关于最近对z~2星系运动学观测的结果 (参考 N. M. Förster Schreiber, A. E. Shapley, R. Genzel 近期的工作,这部分工作与高红移大质量恒星形成团块能否长期存在并对核球的形成产生贡献有紧密联系,对从结构上把高红移星系和邻近星系联系起来有关键意义);第二,我个人认为本文是一篇很好的观测结论和目前存在的问题和限制的综述,总结应该围绕着基本的观测事实,而不应过多涉及模型的讨论,而且这部分内容和直接的宇宙学模型并无特别关联,对于星系形成演化模型虽然直接联系,但是目前而言,所有的这个红移段的观测中的问题和限制对于所有模型都是平等的,并无任何偏向;综上所述,基于我个人对这个领域和这篇文章的一点儿了解,加上我觉得对待ARA&A文章应该尤其的慎重和认真,特别在这里注明一下我的个人意见,希望在高红移星系观测领域有了解的同学能够进一步的补充,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考虑进一步完善这样的总结;文章中还有一些可能的问题,请参考我的回复)

(by Zhiyu Zhang: 我粗劣的翻译了一下这篇综述文章的摘要, 希望感兴趣的同学完整看完这篇文章, 多多参与讨论. 摘要: 红移 2-4 是一个很有趣的红移区间, 在此阶段, 宇宙中恒星形成活动达到顶峰, 然而在近邻宇宙中观测到的大尺度结构还没有形成. 近十年中一系列的新技术的投入使用对这个红移区间星系的多波段观测提供了契机.在本篇以观测为主的综述中, 我展示了一系列搜寻遥远星系的方法以及通过多波段光度和颜色来限制其物理性质的经验性方法. 我将讨论在高红移星系中的恒星成份, 以及恒星形成历史; 它们的星际介质组成, 包括尘埃, 气体, 重元素, 以及他们的结构和动力学性质. 我将在高红移星系研究中最吸引人的以及一些存在争议的难题(open question)作为总结, 这些难题的解答有待于下一代望远镜设备. )

 

Physical Properties of Galaxies from z=2−4  略读:

 

Shapley 2011, ARA&A (还未正式发表)

 

1 为什么要在宇宙学框架下:

 

  • a) 精确参数宇宙的必要性体现:把 apparent quantities (例如 flux 和 angular size)转换到  intrinsic 物理性质(例如 SFR,stellar mass) 必备。
  • b) 目前宇宙学的观测证据要么超越星系尺度(例如 CMB, large structure, BAO,这些都是基于简单的物理 ),要么小于星系尺度(SN,基于成熟的恒星模型)
  • c) 非常不行的是,在星系尺度上,所有基于 LCDM的星系形成模型都暂时放下那些来自其他尺度的荣耀(例如最近的ASM 模型。Guo et al. 2011)。
  •  

    2 光度函数

     

    总的来说,样不不够大。红移缺少 spectroscopic 确定。

  • 1) rest-frame UV LF: 由年轻的星星发出,受到dust 影响很大。 根据photometric选择的,大部分没有得到spectroscopic 确定。不同的工作有分歧。不少工作和local 的LF相比, LF暗端更陡,characteristic luminosity 高3个mgnitudes。
  • 2) rest-frame optical and MIR LF: 大部分由老星星发出,能反映stellar population 和SFH。characteristic  luminosity  在 B V K R  波段的LF都比local LF 亮。 暗段V 波段陡,其他的和local 的区别不大。
  • 3) rest-frame MIR 和 bolometric LF: 由dust 发出。 只有几个仪器可以在几个波段(8um,24um)上测量。bolometric luminosity 是由测量的波段的数据经过观测到的local星系模板或者理论SED模型计算出来的。有很强的观测流量限制(例如 8um在红移2处对应的极限是10^12 L_sun).  IR luminosity density 在 z 0-1 增长了一个mgnitude。在 z 1- 1.5 几乎是常数。
  • 缺 Gamma-ray,X-ray 和 radio LF。 我猜可能是因为样本太小,红移确定不了,SED模板基本没有。

     

    3 其他的(例如 颜色光度 关系,SFR 探测指针,dust extinction,都是和LF 观测相关…未完待需?)

     

     

    4 金属丰度

     

    metallicity 能反映了SFH,进而推测 星系的gas inflow (星系到底如何获得重子物质的?)和outflow (feedback 被看作LCDM 在星系形成上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abundance ratios (例如[a/Fe] vs [Fe/H])能对 SFH 进行非常严格的限制。  只有很少几个引力透镜化的高红移星系 (例如cB58,z=2.73)的元素丰度被探测到了。 大部分metallicity 信息是从 特征线(例如Ha, [NII], [OIII])经某些indicator (例如 R23)得到了O 的abundance,然后对比银河系的O。 值得提出的是metallicity 对某些人意味着O ,而有些人以为者Fe。O和Fe 反映的 metallicity信息不一定一致,因为它们在产生时间,机制,参与生成dust程度非常不一样。观测结果显示,金属特性比local的要低,但是比LCDM期望的要高。绝绝绝大多数SAM的各种merge和feedback都还在为LF,mass function 奋斗, 还无暇顾及这个观测事实。

     

    5 结构和动力学

     

    size,mass-surface density ,velocity dispersion 等体现出来。拍片子得到的大小受到不同波段不同探测极限的限制。导出质量受到模型的限制(大部分模型都还是local的模板!!!)。结果发现:没有明显 的椭圆和旋转星系的区分。发现非常多的compact quiescent 星系。

      分享到:

    60 Replies to “Physical Properties of Galaxies from z=2−4 略读”

    1. Song Huang

      Chrome 12.0.742.100 MacIntosh

      1. 高红移星系的恒星形成率是通过消光改正后的某波段流量,或者是几个波段的流量综合考虑得到;星系质量一般是通过SED拟合得到,或者更简单的又某波段流量和恒星质量的经验关系得到;angular size 和得到SFR以及恒星质量基本无关

      2. 说SN和成熟的恒星模型是有风险的,仅从SN Ia作为宇宙学标准烛光的问题上还有一些基础性的问题;而在星系尺度上,现有的模型也并非如此不堪,近期有一些颇为诱人的模拟工作,甚至能基于LCDM下的并合模型形成很好的无核球盘星系;还有一些理论的工作揭示出了HI气体早期的self-shielding对形成恒星的影响,等等,总之,在星系尺度上,还处于物理过程的拼图阶段,但随着越来越多的missing component被找到,应该还是有信心的

      3. 说Rest-frame Optical和MIR(其实应为NIR)是由年老恒星发出是不对的;合适的说法是,NIR光度可能更指示恒星质量,而对于一个“成熟”的星系,恒星质量主要来自年老小质量恒星的贡献;如果仅看光度,其实高红移星系的星族研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年轻星族的 over-shine effect,只看rest-frame 光学波段的话,仅仅3%的年轻恒星可以对光学SED产生显著的影响。

      4. 关于其他波段的LF;第一,Gamma-ray和X-ray在这个红移上的观测没有很好指示星系的,Gamma Ray的星系观测目前还仅限于最邻近的AGN,在高红移完全来自GRB贡献;X-ray的观测更多的trace SMBH的活动,而且很大程度上受到吸收的影响;在星系团尺度上,确实有一些观测,而且也可以和SZ效应一样来估计星系团质量,但依然不能直接和星系的X-ray联系起来,因为完全是来自星系团际热气体的贡献;射电波段定义太广泛了,分子气体上有一些小样本的观测,但很多都来自Lensing的贡献,确实不是一个研究光度函数的好样本;连续谱上,高红移射电星系,或者是Radio-Loud QSO有一些观测;这些高红移X-ray和射电源同样是从光学红外观测得到红移,而且事实上,这些特殊的星系因为和高红移星系团确认和高红移类星体观测相关,他们中有红移确认的比重其实不低。

      5. 关于金属丰度,定义就是Z,只是在实际测量中,只能由一种或几种元素来示踪;丰度还要分为恒星金属丰度和气体金属丰度;恒星金属丰度通过恒星吸收线来测量,在高红移观测中,通过SED拟合来体现;气体的丰度由电离发射线来指示,一般通过某些线的比值构成的经验关系来定标(比如[NII]/Ha; 以及作者提到的O23等,但这些测量都需要多根谱线,而且基本这些谱线在这个红移段都进入近红外光谱范围,观测难度大);所有这些测量都存在模型依赖,贫/富金属丰度下的饱和以及双值性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与红移无关;之所以区分恒星和气体丰度,不仅是测量上的不同考虑,而且也反应了不同的物理过程

      作者提到的内流和外流并不是能简单的和金属丰度的测量联系起来的,主要是在星系模型中用来解释恒星质量与金属丰度,恒星形成率与金属丰度之间的关系,和这些关系的演化的;近年来,由F.Mannucii提出了所谓的Fundamental Metalicity Plane来把这三个物理量联系起来,但在高红移处的应用,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的。

      关于O和Fe,最简单和粗略的理解就是O是alpha元素,主要通过大质量恒星的演化,AGB星和SN II贡献,Fe是铁峰元素,主要通过小质量恒星的SN Ia贡献;两者产生机制的不同使得他们可以与不同的恒星形成效率联系起来,最经典的例子就是[O/Fe] v.s. [Fe/H]关系中的拐折;关于作者提到的不同测量的不同意义,情况其实很尴尬;对于气体金属丰度的测量,几乎全部是O丰度;对于恒星金属丰度的SED拟合,几乎全部指的都是[Fe/H], 但是并不意味着两者被很多人混淆;事实上,恒星模型中,总是假定了某个alpha元素和Fe丰度的比值,因此在星系尺度上,Fe丰度和O丰度其实是一回儿事;只是这样的考虑也是有很多的问题的。

      6 关于结构和动力学,作者提到了两点:

      a. 星系大小,这部分主要反应了星系的“致密”程度,近年来发现的大质量compact星系在较高红移处的存在,和质量-大小关系的演化,确实对星系演化模型提出了挑战;而且最近显示出的这些星系趋于“扁平”,甚至有盘星系的可能则更为惊人;观测限制是一方面(虽然其compact的结论并不受这样的限制),另一方面,我们对于邻近的compact的星系同样缺乏认识,很可能是对某种重要物理过程的理解还不够完善;还有就是,所有目前对这些星系的速度弥散度测量都存在潜在的问题,很有可能这些星系的速度弥散度根本没有这么高,从而缓解一些紧张。

      b. 星系运动学观测;主要通过IFU的光谱观测得到,借助着SINFONI等牛逼仪器,这个领域在最近1-2年内有了极大的进步和非常好的前景;本ARA&A作者Alice Shapley在这个工作中也有贡献;而且这样的观测还很好的揭示出了未来地面大型望远镜的一个很重要工作

      椭圆星系和旋涡星系的区分是在Hubble Sequence有效的形成之后,这部分内容也很争论,有人认为直到比较低的红移处 z~0.6-0.8 Hubble Sequence才浮现出来,而有些人认为在z~1.5处已经看到了Hubble Sequence的痕迹;粗略的理解,高红移星系的运动学 1, 普遍具有旋转成分, 2. 普遍处于turbulent的状态,最有意思的当属所谓的Massive star-formation clump,,他们被认为可能指示了 并合引起的SF and/or 早期盘的不稳定性和不一样的恒星形成状态 and/or 可能的核球形成途径,其中以Elmgreen利用HDF做的工作最为引人注意,而且其提出的通过Clumps移动到星系中心增长核球质量的模型也颇为诱人(在解释很多问题上),但近期的SINS巡天发现这些clumps很多都有非常高的turbulent dispersion, 很可能无法幸存下来

      总之,这个问题上,还很不明朗,但会变得非常非常有意思

    2.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非常感谢Huang Song的深入分析原文!我再说几点供大家讨论〉

      1.关于成熟这个词,是相对的。和美丽的宇宙学外衣来比,恒星无疑是天文学的内裤,虽然内裤是镂空的。
      2.鉴于我们连恒星如何从分子云演化到主序都还不清楚,我本人对能< 否使用>物理研究明白星系形成持悲观态度。这和天文数据无关,因为很多物理上的问题我们都写不出方程。
      3. 关于高红移星系的< 金属>丰度测量,可参见 2002ApJ…569..742P 和2000ApJ…542…18T 对于cB58的观测。非常有意思的是,他们两家分别用吸收和发射线观测的 [N/Fe] 有 a difference of a factor of 4.5 。 alpha 元素在高红移非常难测到O,比较简单的是Si 和Mg,具体可参考以下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06NJPh….8..195S
      4. 我觉得用星系的SED < spectral Energy Distribution > 拟合丰度是非常搞笑的。ssp < single stellar population >给的丰度只有在给定的IMF< initial Mass Function >上几个丰度点。星系的SED的主要影响因素不是丰度。单个恒星的丰度只在银河系内可测。河外星系的丰度测量可参见 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05ApJ…621..673T (顺便建议多看几眼他的FIG。10)。 丰度模型如何和光测< 测光 >对应起来可参见 3.1.1章节 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04MNRAS.347..968P
      5 在星系尺度上,O和Fe 绝对不是一回事。Fe 大部分在dust里面。而O基本没在dust里面。模型可参考 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11A%26A…525A..61P 和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10A%26A…521A..73F (顺求板砖)

      6 我只找到local射电的SF< star -Forming galaxies > http://arxiv.org/abs/astro-ph/0612018 和http://iopscience.iop.org/1538-3881/137/5/4450 XRAY也是local的 http://iopscience.iop.org/0004-637X/566/1/93 GRB倒是高红移,但是文章画的是 cosmic SFH http://iopscience.iop.org/0004-637X/711/1/495

      <>中内容为ZhiyuZhang 添加, 最后的SF缩写来自http://arxiv.org/abs/astro-ph/0612018

    3. Song Huang

      Chrome 12.0.742.100 MacIntosh

      好吧,看来我还是要逐条回复了

      1. 我同意成熟是相对的这个说法,但后面的就完全不靠谱了,和脆弱的宇宙学相比,恒星物理的内容如同磐石一般坚强;当然,我不是说恒星物理没有基本问题有待解决,只是其现状非常让人期待。我觉得如果你对恒星天文学现状不够了解的话,最好不要随便的比喻;另外,你看看在大型计算机模拟的时间上,用来做宇宙学相关的工作和恒星方向的工作时间差了多少,你就能想到其实很多地方很不公平;这么说吧,以美国为例,每年画在恒星结构演化模拟上的时间还不如模拟高尔夫球表面的坑怎么挖更好的时间多。。

      2. 我觉得你的意见完全是一个学理论物理的人从自己的角度不全面的看天文学观测事实的想法,“和天文数据无关“这个更明显是 too simple, too naive的表现了;所谓的天文学是一门观测科学,更多的时侯不是因为有了理论,有了公式,才去观测验证,而完全是在观测中摸索和拼凑,这样的轨迹,在星系方向上尤其明显;从某种意义上说,与其把星系天文和理论物理做对比,不如看成考古学加人类学,事实上我们在星系领域的证据远远不如这两个学科来的直接;我个人并不期待星系形成演化理论,包括和宇宙学结合的部分,在我可预见的时间内有多大的突破,但我非常有信心,在 1,星系演化的一个重要边界,邻近星系;2,星系演化过程中的重要组成:恒星形成,恒星演化,尘埃作用,气体动力学上有一个崭新的面貌。

      3. 关于高红移丰度测量,我承认我没有工作经验,但我个人不觉得4.5倍的不符是问题,首先你要知道两篇文章用的方法各自的误差是多大,方法有什么问题,比如发射气体利用N和O的线比转化成丰度的时侯,有没有对没有考虑到的参数,比如温度的依赖?吸收线轮廓拟合中可能的误差是多大(当然,我承认可能都不会有 4.5倍这么多);其次,有没有严格的物理上的要求需要吸收气体和电离气体的某种元素丰度一致?事实上是没有的,我都能说出几种可能来“解释”这个问题;当然,这就是观测的意义,并不是简单的证明和证伪,而完全就是从观测中寻找问题;我觉得如果看文章看到这种结果,比看到和某某工作一致要有意思的多,因为马上可以去向,如果我来作?可以用什么样的观测进一步证明?结合LBG这个背景,有什么特殊的条件可以解释这种差异,可能有多普遍,邻近些的ULIRG中有没有类似的结果?

      4. 这部分补充的几篇文献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单个恒星的丰度不只在银河系内可测,当然你可以说我挑刺,但是我这里很多人测量的是邻近矮星系内单个恒星的丰度,绝对是追求观测极限的漂亮工作;另外,关于SED拟合的问题,SED拟合只是一个思路,这个思路是有校准和检验的,问题很多,很无奈,并不意味着这个方法可笑,而完全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和你能不能正确的使用结果;确实考虑到尘埃作用,年龄丰度简并,以及具体构建SFH的模型,很多时候模板拟合对丰度相应不够好,但这只是意味着在现在的理解下,对待高红移星系的恒星金属丰度要非常谨慎,如果你说,z~4 的LBG比邻近Starburst来的贫金属一些我觉得是reasonable的,但是如果你强调模板拟合给出了1/5太阳丰度的值我肯定不会信的;除非你把模型中的各种不确定以统计意义上的方式告诉我,比如可以参考Conroy和Gunn写的3篇系列的“星族模板拟合中的误差传递”的工作

      5. 这个我显然同意,呵呵,我的意思是说,现在的过于简单的星族模型只能假定非常简单的金属丰度和元素丰度比趋势;从模型的角度来看,确实没法区分出O和Fe,但是我们依然有银河系和邻近星系值得仔细的以恒星到恒星的方式研究元素模式,这个模式和他的分布本身,其实就包含了早期演化的信息 (所谓化石证据 v.s 时间机器,两个显然都重要的)

      6. 还是这个问题,高红移的射电和X-ray在星系尺度上基本不trace任何统计意义上的物理量,从而可以和星系的恒星演化联系起来;当然,如果你研究的是黑洞的吸积成长,那么语境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可能最近大家可以看到一篇高能所一作的讲黑洞质量函数演化的文章(到红移等于2),包括还有最近的Nature上讲z=6,7,8的LBG中黑洞成长的证据的文章;关于GRB,如果考虑长暴的大质量恒星塌缩起源,高红移GRB确实有从统计意义上trace SFH,尤其是极高红移处的SFD的理论可能,比如可以参考我系王发印学长和戴子高老师今年的一篇工作,但是这个探索性的工作在“权重”上还是无法和其他手段提供的信息相比的,如果你不做GRB宇宙学,我觉得直观的选择还是不要简单的把高红移GRB和宇宙恒星形成历史联系起来,保守一些的好

      顺便说一句,我个人支持讨论,但我还是希望Astrobite上的文章以客观介绍工作,或者推广自己的工作的文章为主,我觉得既然这是一个研究生为主维护,主要面向学生的网站,第一,前沿兴趣与相对保守的介绍要结合,千万不能误导其他孩子;第二,我们可能还没有一个人能有“点评”星系天文和宇宙学的水平,个人的阅读与工作经历是极其极其有限的,尊重自己不了解的领域是一个可贵的品质

      希望作者不要介意,我确实不同意这篇文章和上面回复中的很多看法,但还是对事不对人的,对于我格外热爱的恒星天文学和星系观测方向,我事肯定会“殊死捍卫”的

    4.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1 那句比喻是我老板对我说的(镂空是我之后听了 Martin Asplund的报告的感觉http://astronomy.lamost.org/bbs/viewthread.php?tid=100&extra=page%3D1)。当时我坚决地说lcdm无敌。有些问题不是时间和机器可以解决的。方程都写不出来,计算机再牛也没用。现在宇宙学模拟用的方程和恒星相比太简单了。所谓大型数值模拟的大型仅仅在解决如何算得更快。
      2 我完全同意你关于科学品味的看法。我仅仅是怀疑物理上不能理解星系形成,至少不能像LCDM对宇宙演化这样清晰。我完全赞同不同尺度的观测可以告诉我们星系形成的不同细节。就像IMF 从1955年被Salpeter提出后,这个问题的基本物理解释没大进展,但是各种观测,理论都取得了长足进步。
      3 2002ApJ…569..742P 对于同一个源cB58,4.5倍的差距讨论了半张纸。这个差距害得我这个做模型的每次作报告都得面对为啥他们差这么大的问题。我完全欣赏观测上如果我来做方式的反问,这才是天文学的源泉。
      4 好吧,我把所有矮星系都看作是银河系内。。。作为一个SED模型和丰度模型的工作者,我本人坚持单凭SED拟合丰度很搞笑。我当然赞同这是很多人的无奈之举。
      5 为什么低红移射电和x射线就trace?具体区别?ALMAZ这样的高分辨率仪器也不能搞射电的LF?
      6 我对天文学谈不上敬仰。鉴于我的无知,我没觉得根据自己的知识结构发表一点科学品评然后由别人指正不好。我此举所尝试的就是争论,改正,再争论。当然如果这与天文理科人的品味不一致,我修正就可以了。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ALMA的强大不止在于分辨率高,也在于灵敏度, 两者都将超过现阶段任何在这个波段工作的已有设备. 但是, ALMA的工作波段实际上是(sub)mm, 100 GHz – 1000 GHz, 这个的波段的连续辐射主要来自于尘埃热辐射. 和传统的说射电(Radio)波段 1-50 GHz 并不一致. 传统的所谓射电发射(radio continuum)大部分来自轫致辐射和同步加速辐射. 对于射电辐射示踪恒星形成, 对近邻星系的观测指的是在1.4GHz波段的射电连续辐射光度同红外光度, 以及致密分子气体谱线发射的光度有非常优秀的相关关系. 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10ApJ…713..524L 因此, EVLA 才应该是射电辐射观测最合适的工具, 它也已经开始对高红移星系进行了类似的研究. 但是要测到高红移(z>1)的 rest-frequency 1.4GHz 应该需要 LOFAR甚至SKA. 因为EVLA 的L-band最低频率为1.2GHz.

        我个人很希望天文理科人能有更多的科学讨论, 但是对本文有一些建议:
        这篇ARA&A文章涉及到很多背景知识, 特别是建立在观测基础上的最新进展, 而大部分读者并没有这方面的背景, 甚至完全没有读过这篇文章. 因此仅看正文中的内容(仅有对这篇ARA&A内容的只言片语的评论)会让读者无法准确 抓住文章脉络, 甚至可能会被误导. 以为这篇ARA&A是理论文章. 我的建议是: 如果可以先将文章内容背景介绍阐明, 然后针对文章相关内容提出个人想法, 这样应该更好一些. 另外一点就是有一些天文名词, 例如”星星”, “旋转星系”, 以及一些缩写, 如”LF”, “SF”等, 如果能有一些规范和定义可以避免混淆.

        • lihuan

          MSIE 9.0 Windows 7

          @ZhiyuZhang: 您的建议很好。。我在看这篇文章,但是个人却没有一点这方面的背景知识,第一次来天文理科人,感觉天文理科人这个网站挺好的,要是能介绍一些背景知识就更好了,不至于我看文章和作者的略读时有点费劲。。。

      • Lei Hou

        Firefox 5.0 Linux

        从物理的角度来说,星系形成演化的动力学方程写不出同样令我感到一点沮丧,不过我更愿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观测资料,尽管这些观测资料并不能使我们直接推导出动力学方程来,但我们应该像做拼图游戏一样,把手中的资料尽力去拼出一个完整而自洽的图像来;内在的规律不是自己跳出来的。我更愿意把天文的现状比作进化论和遗传学出现之前的动物学和植物学(其实用那个时候的名词“博物学”来比喻可能更恰当,达尔文不也是自称“博物学家”么),先从观测的角度把资料搞扎实。从现在到知识层次来看当年的博物学家所做的工作不也很粗浅琐碎矛盾重重么?但这是必须经历的阶段。个人见解,欢迎拍砖。

      • Song Huang

        Chrome 12.0.742.100 MacIntosh

        发表科学工作的点评和泡mm是一个道理,风流和淫荡仅在一线之间,科学上的锋芒是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的,上个月有幸听Lyden-Bell点评了他眼中的宇宙学和星系演化后,感觉尤是

        关于天文理科人,我也看到了你的blog,不得不说,我们没想和任何人竞争,也没想出名,有多大访问量,每天多少人留言,这些都是和我们这个站丝毫无关的事情,事实上我们虚心学习的Astrobites很少有人评论,但是组织的还是比我们好;我们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利用astroph作为媒介,分享,学习,为改变国内本科生无科研,研究生无视野 (我指的是整体而言哈) 的面貌做一点点极其有限的微薄之力;如果现阶段的状况就是小部分人分享,多数人围观,那我觉得对这小部分人应该是件很开心的事情;至于个人精力,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限制,别人有各种疑虑是很正常的,究竟如何,我们坚持着看,虽然不是我一个人的网站,但我是把这个网站当成和我自己的论文一样重要的事情来看待的,虽然我现在做不到分配给他们相同的时间

        好吧,继续逐条回复:
        1. 可能我理解错了你说的“镂空”,当然无论如何以内裤做比都是我不能接受的。。。我以为你是在指摘恒星物理基础不足。。
        2. 这个再争论也没意义了,我们都没有这样的水平,呵呵,时间会证明很多的
        5. X-ray,低红移也不能简单作为恒星形成的tracer啊,事实上很多人根本不信这个关系的(在星系整体尺度上),另外,你可以看看讲Xray与恒星形成关系的文章都是什么样的观测,怎么处理的,如何扣各种点源,这些条件对高红移都是无法满足的,此外,你可以考虑一下X-ray观测的波段,然后看看随着红移的变高,相同的观测为什么会变的和恒星形成没有关系的;关于射电,首先这个说法就不靠谱,要说明是哪个波段,连续谱,21cm,CO(1-0),各种其他分子线,Maser,米波,都是射电,至于高红移,很大程度上是观测的限制造成的,高红移星系的分子观测会变得更有希望,而不是像现在只能找lensing星系或者是比较极端的例子

    5. Lei Hou

      Firefox 5.0 Linux

      是不是可以考虑增加一个类似“涂鸦”板块,让大家讨论一些不成熟的见解?或者是对某arxiv文的只言片语?

    6. NGC2264

      Chromium 11.0.696.71 Linux

      我*,我想转个非常不和谐的链接,http://astronomy.lamost.org/blog/?p=324#comments,这里快乐中微子同学表示了对亲爱的astroleaks的肯定,后面的评论看得我。。还是大家自己看看。希望中微子同学告诉那两位,这不是南部学校的,这是全中国的全世界开放的,南大,紫台,中科大,南开。。。也包括国外某些学校的学生都以这个为平台互相学习。

      • Lei Hou

        Firefox 5.0 Linux

        你列举的“南大,紫台,中科大,南开”除了南开不都是南方的么?南开还自带“南”字。o(∩∩)o…哈哈

    7.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1 我原文对于araa的摘抄部分没有任何错误。
      2 我原文评论和添加的部分不仅仅在于lcdm,但是全部局限于科学问题。有的内容我自认为还是很有用的。
      3 通过阅读各位的评论,我获取最多的知识是关于为什么araa那原文没有射电,X射线的LF。 我还希望有人能对我关于模型部分的想法指正。至于araa本身的内容,我想任何一个会英语的就能搞明白。
      4 各位对于araa的敬仰我不具备。 我这原文的出发点就不是介绍araa本身,我在序言就写的很清楚。系统的介绍前沿工作是非常必要的。我个人感觉如果少了不成熟想法的争论,天文理科人可能会变为文章翻译网站和个人风采展示网站。
      5 没想到有人扯进来了我的个人博客。那篇博文是面对北师大无奈的感叹。我的原文没有任何携带个人博客的情绪。

      • NGC2264

        Chrome 12.0.742.100 Windows 7

        1.赞。能进来分享知识都是好样的。
        2.你的目的达到了,我们正在对各种不成熟的想法进行激烈的争论~
        3.我不是做星系的,你的原文内容除了金属丰度部分以外我几乎看不懂,这太像本专业的人自己记的笔记,缺少一种阅读性。倒是从你们的争论中学到一些东西。
        4.扯博客这事。。。唉。。我的错行不。。我不该在这里八卦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1 我期望的争论在于科学问题,而不是在于成熟这个词是否合适,不在于是否对于天文学有信心,不在于哪些人有品论科学问题的资格。我原文没有任何非科学方面的评论。
          2 我序言清楚的表明了这是随笔,不反映araa全貌,不为了系统传播知识。出发点是为了尝试这种格式的文章天文理科人是否接受。

          • NGC2264

            Chrome 12.0.742.100 Windows 7

            1。序言那个“整个文章的方式是在摘抄别人文章”我不知道是否科学,我没看过原文也不打算看,但是我知道要真是那样,抄袭的帽子他是少不了了。原文看不太懂,不说,但是评论确实有非科学(主观)的评论,比如镂空的内裤,伤了人的感情,你还不能允许别人说说自己的感情?
            2。这种方式也许做星系的能接受,可能还喜欢,因为他们懂嘛,我是没有从原文受什么益

      • Song Huang

        Chrome 12.0.742.100 MacIntosh

        别激动,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不同意你说的一些观点而已,而且,你提供的很多参考文献还是很有意思的,昨天讨论的哪篇元素丰度测量差别的文章,今天我还认真的看了一下的。

        不过我还是得再说一句,我真的不认为ARA&A文章是“会英语的就能搞明白”的,事实上,我觉得ARA&A文章最适合初学者,也最不适合初学者,结合我个人的ARA&A文章阅读精力,我认为,1,对于广泛的了解其他领域的工作,不做深入了解,ARA&A文章非常适合,我个人有把2004年一本ARA&A浏览下来的精力,很过瘾;2,对于某个领域做集中调研,可以快速大量的获得参考文献;但仅此而已,并不意味着文章本身通俗易懂,事实上,我常备手边的几篇ARA&A,比如Kormendy关于椭圆星系测光的;Kormendy&Kennicutt 2004, Renzini 2006, Kennicutt 1998, Ho 2008, Blanton & Moustakas 2010都是常看常新的

        另外,还是有些观点的不同,我觉得我们可能谁都说不服谁;我个人认为Astroleaks就是一个“翻译”文章的网站,你给的定位很精确,因为在我心目中,这个网站的主要服务对象应该是学习天文的本科生和从其他领域转入天文的研究生,我觉得以这个网站主要文章贡献人的资历和水平,只有这两个层次的同学,我们有信心能够为他们做些事情;我最想做的就是通过astroph对这些同学同时强调基础和前沿,广度与深度,不仅是把英语翻译成汉语,更重要的是能让这些同学在比较轻松的状态下,对某篇工作中的基础知识和主要结论有个大致的认识;能老老实实的做到这点,能慢慢的坚持下来,我愿足已!!

        再者,你说的还是没错,我就是想用这个网站给愿意展示自己能力的同学提供一个平台,展示个人能力有什么不好呢?在这里我们已经帮助几位同学介绍了他们自己的工作;看到了个别非天文专业本科生展示出的出众的才华,我觉得这个就是目的;就我个人而言,可能现阶段需要投入更多一些。

        关于你所说的讨论,我明白你的意思,也一定程度上认可,但,第一,我不认为网络环境是很好的做这样讨论的地方,第二,还是跟我预期的网站受众有关,我觉得这里的内容还是应该成熟和稳重一些,即便不引人注意

        天体物理学本身是一个发展了100年左右的年轻学科,他的任何一个领域都不成熟,(当然,你想想100岁的物理学,数学,生物学是什么样?),从批评的角度出发,每个方向都可以大书特书,我个人也有很多“不成熟”但是自己“坚信”的想法,如果私下交流,没问题,但是我不会选择在这里发表意见;事实上,如果你看我们的大部分文章,都完全没有像科普文章那样只谈结论不谈问题,我觉得我们的作者在这方面的处理还是很专业的:客观的反应问题,但并不轻易否定别人的结论。

        博客的内容不是我提及的,我个人没任何意见,事实上我从别处看到听到的对我们行为不以为然的评论要多的多,但这本来也是正常的事情,“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们没有抱很大的期待,但是我觉得几位一起发起这个网站的同学都是和我一样,期望用自己的行动和坚持改变一些现状,尽最大努力帮助到一些同学的,我相信你也属于这个行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你管理的学术论坛加为首页链接的原因嘛;但我作为这个网站的管理者之一,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自己的观点尽可能的坚持下去,所以,如有冒犯,在这里道歉了。

    8.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有人不相信x射线对于sfr的trace是在于 x射线导出的sfr和其他波段导出的不是完全一致,在低光度的星系上尤为明显。高红移面临AGN贡献的干扰。hard band(2-10 Kev)如果去掉了AGN的贡献还是可以一用的。感兴趣的可参见 Persic & Rephaeli 2007.
      射电trace SFR理论的可参见 Bressan, Silva & Granato 2002, 观测的可参见 AA suppl 1987,69,487. 我不太清楚的是,除去1.4GHz,其他射电波段不用是没数据还是没理论。

      • NGC2264

        Chrome 12.0.742.100 Windows 7

        我觉得用1.4GHz主要是考虑到能同时观测HI 21cm谱线,一般是优先观测的频率。。。zhiyu同学来解释下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对于近邻的普通恒星形成星系来说, 1.4GHz 处于SED更靠近峰值的位置, 射电干扰较少, 而且相对技术简单. 而更低的频率受到大气电离层的影响, 以及人工信号的影响, 而且分辨率也要更差. 对大部分的恒星形成星系来说, 1.4GHz是被同步加速辐射主导的, 谱指数是负值. 实际上在略微更高的频段, 例如Cband ( 6cm, 5GHz) 或者X-band(3cm, 10 GHz) 很多情况下这些恒星形成星系中这个波段连续谱发射是被HII区的自由自由辐射主导, 也可以示踪恒星形成活动. Alice Shapley 作为第二作者在2002年就做过这方面的工作: http://iopscience.iop.org/0004-637X/565/2/908/54437.text.html
          (话说我对这方面不是很熟悉, 但是google搜索 6cm galaxies radio emission, 第一页就有很多相关的工作, 我只是随便放上来一篇)

      • Song Huang

        Chrome 12.0.742.100 MacIntosh

        我对X-ray没了解,但是前不久的Nature文章在这里引起了一部分讨论,几位有过丰富X-ray工作经验人的一般意见是,高红移X-ray的星系观测,基本只反应黑洞吸积

        关于你说的扣除AGN,你可以看一下邻近星系的X-ray观测是如何和恒星形成不相关的点源的,包括你说的“扣除”AGN的影响,对于一个没有空间分辨的X-ray观测,很难很难做到的

        另外,我猜你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X-ray波段的红移的影响,随着红移变高,restframe 0.2-2Kev和2-10 KeV的探测会变得越来越“硬”,也就和非AGN过程越来越没有关系;当然,在星系团尺度上,问题不一样,不过现在的X-ray在星系团尺度上拼命做到z~1.5-2.0 左右已经尽力了

        关于射电,我发现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射电有很多分子探针指示不同激发状态的致密分子气体;有中性氢观测指示总气体贮藏;这些都可以和恒星形成过程联系起来,包括注明的FIR-Radio相关,如果你相信的话,连续谱都可以和恒星形成过程联系起来;但是这里的问题还是观测中的困难,以及有观测样本是否能有代表性,和有多大bias的问题;原则上讲,对于中性氢气体,邻近星系的HI Mass Function都还是没有定数的,比如最近的ALFALFA巡天部分的数据已经展示出了和前面Parkes巡天给出的HIMF的差别;到分子气体,邻近星系和高红移观测使用的tracer都是不一样的 (当然,这个情况可能会大大改观),能不能联系起来还有很大问题;而且分子气体观测还有很要命的“转化因子”问题。。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有经验人的意见有表明。。。这不应该是阻挡天文人尝试X射线trace sfr 的理由。 非常多的人在尝试。扣除 AGN 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不是靠空间分辨率。靠得是SED 谱型。

          1.4GHz 反映的是synchrotron emissivity trace 了超新星,进而反映了SFR。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In star forming galaxies at 1.4 GHz, the non-thermal emission by relativistic electrons dominates by at least an order of magnitude over the free-free emission . (ARAA 1992,30,575)

              因此最主要的干扰是AGN,这个需要SED 特征排除。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ESSENTIAL RADIO ASTRONOMY
              J. J. Condon and S. M. Ransom 一直在更新的radio astronomy 教材:
              http://www.cv.nrao.edu/course/astr534/ExtraGalactic.html
              我们讨论的问题在这里面全都能找到答案.
              我只是不想把话说死, 因为有些星系中射电SED和M82 并不那么相像.
              此外, 在radio扣除AGN, 完全可以不通过SED.
              有些星系通过VLBI的观测就可以扣除AGN的贡献. 虽然这种做法很难,很费力, 但是应该更准确一些.

              此外我觉得在对于这篇文章, 评论部分比正文部分要来得好很多, 如果投稿能像评论这样切实, 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意见了.

    9.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In star forming galaxies at 1.4 GHz, the non-thermal emission by relativistic electrons dominates by at least an order of magnitude over the free-free emission . (ARAA 1992,30,575)

    10.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又看了看评论,除去科学部分的不同,我和huang song 最大的分歧在于那个比喻。其实那个比喻的意思和huang song 的 《恒星物理的内容如同磐石一般坚强;当然,我不是说恒星物理没有基本问题有待解决》 完全一样。 这个比喻是 Matteucci, Francesca 说的。此人虽然比不上 Lyden-Bell,但是加上她老公是前欧南台科学部主任John Danziger, 我希望能减少huang song的不悦。当然她当时用的词汇是underwear。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原理很简单: 利用超高分辨率在空间上找到只来自AGN的发射成份, 然后扣除.
        VLBI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利用干涉仪的滤波原理, 只对AGN点源敏感, 可以更好的
        将AGN的前景和背景的其他延展源的贡献滤除.

        例如 http://de.arxiv.org/abs/1106.2813
        她这篇文章只简单的提到了方法和结果, 下一篇大文章应该会具体说明做法.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http://de.arxiv.org/abs/1106.2813
          The galaxy sizes are defined by the de-convolved elliptical Gaussian FWHM of the 20cm RC maps. From this we derive the galaxy-averaged SFRs and gas surface densities, and investigate their relationship. 这句表明 huang song的《 angular size 和得到SFR以及恒星质量基本无关的》叙述是不对的,因为SFR 还可以是 单位面积上的,特别对于spiral galaxy。 很多人还怀疑这个单位面积上的sfr会不会有threshold,也就是说低于某个值,其实不是真正的恒星形成。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你对这篇文章有误读, 我想在仅仅读了不到20分钟之后, 可能你还没有完整的看完内容.
            这篇文章是我们组的师妹发表的, 因此我对其中的情况比较了解, 算是有发言权吧.
            她文章里说的这句话也没有表明huang song的说法是不对的. 因为在她重新使用20cm radio continuum map定义星系发射大小之后得到的结果并不和Kennicutt-Schmidt Law 结果有明显的不同. 而Kennicutt 1998 年的文章对不同类型星系的大小使用的是不同波段的定义.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我本人做的模型里面就需要单位面积上的SFR。面积的得来是靠 观测到的angular size。对应到物理尺度的时候需要宇宙学。从而说angular size和SFR基本没关系是不对的。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至于你说的是不是星系的大小和sfr是不是线性相关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解读的《基本没关系》的含义是星系大小对于sfr没用。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SFR => star formation rate. 定义就是每年产生多少个太阳质量. 你可以取一个很小的区域, 例如星系核区, 得到其中的SFR, 也可以取整个星系区域, 得到整个星系的SFR. 对于单位面积上的SFR, 这个的定义应该是star formation rate surface density, 也就是将SFR除以你选取的区域大小的面积. 这是两个概念. 一个星系的角尺度的大小和这个星系的恒星形成率SFR为什么要有关系?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我没提到过任何线性相关. 也没有说过系的大小和sfr是不是线性相关.
              我的理解是: 星系大小对整个星系的SFR的确没什么用, 最起码对具体星系来说是这样的.

    11.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好吧,我的定义太不准了。其实这么不准的说法不仅仅是我,例如http://sings.stsci.edu/Publications/Kennicutt_Eclectic.pdf,这些人都不说 star formation rate surface density。当然他们的函数1 还是表明了 star formation rate surface density。 其实很多人把Disk-averaged SFR surface density 简称为SFR。。。。。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现在明白了, 原来大家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做河内恒星形成的人还经常把SFR定义成Star Formation Region的缩写.

        你给的这个链接里面在所有该说清楚的地方说的很都清楚, 是SFR, 或者是SFR surface density没有任何混淆.
        Kennicutt 的文章不应该会在这方面含糊的.

        至于很多人那么简称, 虽然没注意到过, 但是我想他们都应该会在文章的开头第一次出现SFR的地方做了定义的.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星系的大小和star formation rate 绝对有关系。比如,所谓的downsizing的一个表现就是 shorter and more intense Star Formation Rate in massive objects。 而 massive objects 都是大的,至少在我们的模型里面是这样的http://adsabs.harvard.edu/abs/2011A%26A…525A..61P。

          • ZhiyuZhang

            Chrome 14.0.797.0 MacIntosh

            我不想过多的反驳你, 我现在也不做星系演化相关的东西. 但是从最直接的观点来看, 无论是从哪个波段来定义大小, ULIRGs是否比银河系这种没有starburst的星系更大? 椭圆星系的尺度大部分都很大, 是否其中的恒星形成率普遍高于比它尺度更小的盘星系? 红移2左右的星系是否平均都比近邻的星系平均尺度更大? 如果你们的模型一定要认为大的massive objects 星系中的恒星形成更剧烈, 我也没办法.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你不能拿不同红移处的比,也不能拿不同morphology 星系比。如果随便红移随便形态的比,任何观测量都可以不是相关的。还是回到我最初的表述》 星系大小和恒星形成率有关。这种关系可以被检测。我甚至都有做个观测的小文章的冲动了。。

              我解读的huangsong的《angular size 和得到SFR以及恒星质量基本无关的》 是说推导star formation rate 不需要angular size 。这句话至少对于 star formation rate surface density 描述不正确。 当然这是在我个人对于SFR包含star formation rate surface density的基础上说huangsong不正确。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如果你们的模型一定要认为大的massive objects 星系中的恒星形成更剧烈。这不是我们自己的模型。参见http://iopscience.iop.org/0004-637X/621/2/673/pdf/60871.web.pdf 图10. 更准确的描述是大质量的星系曾经达到的恒星形成剧烈程度比小质量的星系曾经达到的要高。

    12. Yujing Qin

      Chrome 12.0.742.100 Windows 7

      好高的楼啊…终于爬完了.学习很多东西.插一嘴吧,

      1.比较赞同拼图这个说法.我们目前还只是在寻找缺失的环节,等观测依据充分,各细节的理论模型完整,那么完整的物理图像就会自然浮现.目前的所谓标准模型愚见还是不能过于相信.更何况而且模拟这个东西不靠谱的地方也很多.(有些模拟说实话觉得真是在浪费计算机)

      2.SINS巡天的结果关注过,不过好像高红移的star forming clumps的稳定性争议非常大.同样是对高红移的大质量盘星系的观测,过去的结果印象中是这些clump都是显著旋转的(足以支持clumps).但是新的某些结果(忘记出处了,去年的Nature?)认为这些团块没有显著的旋转,是非常松散的.这里面牵扯到的动力学,想必大有文章.

      3.关于在其他波段测定红移,以前问过老师这个问题,答复是:”这样的工作显然不如光学波段的多,而且往往有过多的假设.”不是特别理解,比如假设星系团热气体的X射线光度是一样的,然后估算星系团的红移,这么做算么?(不过这也和恒星形成率等不搭边啊)

      4.宇宙的SFH,前几天刚有文章讨论过依赖金属丰度的cosmic SFH演化解析模型,某种程度上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虽然这么个解析模型只能是非常coarse的,但这毕竟是这么多摸索和经验的总结.更何况,天体物理毕竟算是和物理的交叉学科,总不能做得和博物学一样吧.

      5.Nature上关于z=6,7,8的黑洞那篇文章确实(应该)非常有意思,这种方法和后文头头是道的分析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这几天忙考试,只scan了一下,很多不懂的东西…

      6.关于lambda-CDM是否靠谱的问题,还是持观望态度.WDM也有表现不俗的时候,更何况某些热门的暗物质候选者本来就是热的.我曾经一度以为基于第一性原理的模拟是非常可靠的,但是现在真不这么觉得.这可能就是理解层次在不断提升吧,刚开始的时候总是容易草率地相信某些东西.

      7.SED拟合是否可信,这个似乎经常是唯一的选择.因此,私以为在没有更好的工具之前,只能考虑如何用好手边的吧.

      8.星系动力学演化倒是没必要总结出来一个万能公式的.星系和生物学颇有类似,不同的生物形态,生活方式有极大差别,但是某些基本的过程,比如新陈代谢,趋利避害等,还是一样的.所以,如果能从不同层次,不同角度理解某些过程,然后一级一级,一块一块拼起来,就该是整体的形貌了.过分追求形式的完整和严谨,反而费力劳神.

      8.5 angular size和SFR的关系,SFR是总体的还是天体单位面积,或者天球上面积的?这个定义是至关重要的.

      9.然后,关于涂鸦板,倒是觉得必要性不大.是否该给这样简短的,不那么正式的research note安排地方呢?这些东西也是有价值的,至少这个帖子的讨论就学到不少东西.

      10.在这里贴过文章的,我的水平是最水的.这不是为了展现什么,至少写篇文章,可以促使自己弄明白很多细节的问题,而不是读个大概看个热闹.科研还是很忌讳什么都知道,但是不搞清楚细节,什么都做不好.而且,很多好的文章如果不是astroleaks和astrobites推荐,可能就错过了,尤其是在每天能读文章的时间非常少,而且阅读面比较窄的情况下.更何况,咱们的站点其实还是有人气的,只不过潜水党很多.

      • 快乐中微子

        Firefox 4.0.1 Windows 7

        1 测量红移有2种。一种是spectroscopic redshifts 没啥好说的。一种是photometric redshift by SED fitting: fit a wide range of different galaxy spectral energy distribution (SED) templates to the available multiwavelength photometry of each candidate, returning a best-fitting value of redshift, SED type, age, mass and reddening. Publicly available HYPERZ package\citep{Bolzonella2000A&A…363..476B}。 强烈依赖于SED。两种方法测的红移不一定一样。任何一种方法都无法区别宇宙学红移,引力红移,和运动学红移。
        2 SED观测模板目前都是local的。SED模型采用的经验公式的个数往往比观测点还多。模型参数有20个以上。无论是模板还是模型很少有覆盖uv到射电的。SED拟合最保险的是质量,但是不同模型拟合出来的质量也不保险。SED拟合一方面有 SFR-age-metallicity degeneracies 问题,一方面有over-fitting problem。 稍后我会写一篇文章期待大家的板砖。
        3 谁说LCDM是错的我就跟谁急,不管w是否真实跨过-1, 即便是未来数据也很难作出判断。我只是说LCDM一个宇宙学模型硬来做星系演化就像我们只用引力研究恒星演化。

        • shiaki

          Chrome 12.0.742.100 Windows 7

          前段时间见到一张图,就是比较光谱红移和测光红移结果的,确实差很大,而且scatter非常明显.(不过我不确定那图是否正确).至于引力红移和运动红移,相比宇宙学的红移还是小很多(也是听来的,自己没算过).关于SED的问题,还期待你的文章,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