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ALMA对伽马暴宿主星系的观测研究

    宇宙中最剧烈的“爆炸”当属伽玛暴(Gamma-Ray Burst,天文学中常将其简称为GRB)。我们知道光本质上就是电磁波,而实际上它具有一个很宽的波长范围,不同的波长对应不同类型的辐射。不同类型的辐射对应的能量也大不相同(如图1)。波长越短的电磁波携带的能量越多。在实际的研究当中,天文学家也主要依靠天体在各种波段发出的电磁波来研究这些遥远且触不可及的天体。图1中最右端,波长最短的电磁波即为伽玛射线,它主要产生于原子核内的物理作用,即原子核衰变和核反应。不难想象,如果有氢弹(或原子弹)爆炸,那么将会有大量的伽玛射线在短时间被释放出,即伽玛射线爆发。因此伽玛射线可以用于检测地球上的核试验。这也是伽玛射线探测的早期应用之一。

  • 如何优雅地展示三维数据?

    最近在astrobetter上有一篇文章:python3d-visualization-a-new-book-available-for-students-and-scientists,作者利用Blender做3维数据的可视化,优雅地展示了Blender的绚丽的效果。实际上,对3维观测数据的可视化在一些天文常用软件中就能实现,比如Starlink中的Gaia3D,SAO DS9 v7之后的版本,yt(Adam Ginsburg的例子),等等。

  • 合并射电干涉仪和单镜数据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众所周知,射电干涉仪存在所谓的“short spacing”问题,也就是对大于某个空间尺度的结构不敏感。这在蒋雪健同学的这篇文章中有详细解释。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办法,是用单天线射电望远镜(以下简称单镜)观测同一个源,并且最好单镜的口径略大于干涉仪中天线的最小基线长度,这样就可以利用单镜的数据补足干涉仪在低空间频率也就是大尺度上缺失的信息,参见这个知乎回答中的图示。

  • 拯救标准太阳模型 之 被低估的铁的不透明度

    Astroleaks上有关太阳物理的文章不多,作为一个纯外行,借介绍这篇文章的机会,我斗胆写写标准太阳模型的历史,请各位太阳物理专业的同学指正。 标题:A higher-than-predicted measurement of iron opacity at solar interior temperatures 作者:J. E. Bailey, T. Nagayama, G. P. Loisel, et al. 论文索引:nature14048 编辑供稿:南京大学 吕行 The Neutrino Menace 凡是接触过太阳物理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听说过“标准太阳模型”。所谓的标准太阳模型,是根据最基本的(因而不太可能出错的)物理规律,以太阳的光度、质量、半径、年龄等观测量作为边界条件,来限制太阳的核心温度、元素丰度、内部结构等等。通常模型中包含的“基本规律”有:能量、动量、质量守恒;核反应网络;能量的输运(辐射和对流);大气不透明度等。一般标准太阳模型不考虑自转和磁场等,考虑这两个因素的“非标准”模型的例子可参见这篇astrole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