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年轻星团中的宽主序转折,自转导致还是年轻星族?

    文章信息:Discovery of Extended Main Sequence Turn-offs in Four Young Massive Clusters in the Magellanic Clouds. arXiv number:1706.07545 (ApJ accepted) 作者:李程远(Macquarie Unversity)、Richard de Grijs(北京大学)、邓李才(国家天文台)、Antonino P. Milone(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备注:本文包含多幅四联图,排版时有些忘了加Title,默认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分别对应星团NGC 330、NGC 1805、NGC… Continue reading "年轻星团中的宽主序转折,自转导致还是年轻星族?"

  • ALMA对伽马暴宿主星系的观测研究

    宇宙中最剧烈的“爆炸”当属伽玛暴(Gamma-Ray Burst,天文学中常将其简称为GRB)。我们知道光本质上就是电磁波,而实际上它具有一个很宽的波长范围,不同的波长对应不同类型的辐射。不同类型的辐射对应的能量也大不相同(如图1)。波长越短的电磁波携带的能量越多。在实际的研究当中,天文学家也主要依靠天体在各种波段发出的电磁波来研究这些遥远且触不可及的天体。图1中最右端,波长最短的电磁波即为伽玛射线,它主要产生于原子核内的物理作用,即原子核衰变和核反应。不难想象,如果有氢弹(或原子弹)爆炸,那么将会有大量的伽玛射线在短时间被释放出,即伽玛射线爆发。因此伽玛射线可以用于检测地球上的核试验。这也是伽玛射线探测的早期应用之一。

  • 如何优雅地展示三维数据?

    最近在astrobetter上有一篇文章:python3d-visualization-a-new-book-available-for-students-and-scientists,作者利用Blender做3维数据的可视化,优雅地展示了Blender的绚丽的效果。实际上,对3维观测数据的可视化在一些天文常用软件中就能实现,比如Starlink中的Gaia3D,SAO DS9 v7之后的版本,yt(Adam Ginsburg的例子),等等。

  • 合并射电干涉仪和单镜数据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众所周知,射电干涉仪存在所谓的“short spacing”问题,也就是对大于某个空间尺度的结构不敏感。这在蒋雪健同学的这篇文章中有详细解释。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办法,是用单天线射电望远镜(以下简称单镜)观测同一个源,并且最好单镜的口径略大于干涉仪中天线的最小基线长度,这样就可以利用单镜的数据补足干涉仪在低空间频率也就是大尺度上缺失的信息,参见这个知乎回答中的图示。